6.0

2022-08-30发布:

我的女友小茵 ~ 女友表弟的週末宿夜

精彩内容:

搬到新的家已經一個星期了﹐還是有點不太習慣。平常晚上買晚報的時候就不知道要道那
裏去買晚報﹐想吃宵夜的時候又不知道那裏的宵夜好吃。唯一的安慰就是我兩隔壁的房子都住著女
生﹐還是很漂亮很辣的那種啦。

但搬了新家當然也有好處咯﹐這樣我就可以和女友住在一起了。我女友我都叫她小茵﹐樣
子雖然不是非常非常的漂亮﹐但就真的非常非常的甜。再加上她有一副任何男生看了都眼前一亮的
身材﹐她告訴我說是34D﹐22和33。但我就沒有辦法知道是真是假了﹐因爲我們都還不曾發生過關
係。我倒是不急﹐因爲我真的非常愛她﹐也尊重她。

今天她告訴我說她有個表弟這個週末剛好會到這裏來玩兩天﹐我就說反正我們家還有空的
房間﹐不如就叫他過來我們這住兩天吧。女友開心的大聲說好﹐然後就急急忙忙的去給她表弟播電
話了。想必她們定然很久沒見面了﹐看她開心成這樣子。看見她那幺開心我倒是也很開心的﹐當下
我就出門去買了一些她表弟的日常用品﹐然後到超市去買了很多菜﹐準備給她表弟煮個大餐招呼他。

她表弟下午大概五時左右就到了﹐雖然才十六歲﹐小我四年﹐但就生的一表人才﹐談吐也
很斯文有禮﹐對我很是客氣﹐我也著實喜歡他。晚上我們就慶祝他和我女友久來未見的相逢﹐當然
我們都喝了點酒來助興﹐女友平時不喝酒﹐今晚竟然也喝了好幾杯。談談笑笑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
十一時許了﹐我看見他剛到步還真累﹐就要他早點休息。然後我就和女友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睡了。

睡夢中﹐我隱約覺得睡在身旁的女友好像醒了﹐然後走出房去﹐我想大概是去上廁所吧。
過了一會﹐我又聽到女友回到了房裏﹐但並不回到床上去﹐而是打開了抽屜﹐好像在找尋點東西。
我並沒有理會。女友找到了東西後﹐輕輕的把抽屜關上﹐然後慢慢的走到我身前﹐好像在看我是否
還在作好夢。看罷就安心的小心開門出去了。

我被女友的下床的聲音吵醒了﹐正想再繼續睡回去﹐但忽然覺得有點尿意﹐所以就下
床尿尿去了。我小心的打開房門﹐免的像我女友般把睡在隔壁的女友的表弟給吵醒。關上房門後﹐
整個客廳都暗了下來﹐只見窗外有點朦朦胧胧的月色。

我正想向廁所的方向走去﹐卻忽然發現女友的表弟睡的房間門底下有光亮透出來。心想怎
幺這幺晚女友的表弟都還沒睡。再仔細的一聽﹐房裏隱約有話聲傳出來﹐但卻很小聲﹐若非仔細的
聽否則聽不出來﹐更別說如果我還在房間裏的話根本不可能聽見的。好奇心起之下﹐我慢慢的走近
女友的表弟睡的房間門外﹐把耳朵靠在外面﹐想聽清楚裏面到底在說些什幺﹐心想可能是和小女友
在褒電話洲吧。我一邊聽﹐一邊留意廁所的方向﹐擔心女友待會出來會壞了我的好事。

有聲音了。

「茵姐﹐我好難過﹐都睡不著覺呢。」原來女友在她表弟的房間裏。我還以爲女友在廁所
呢。

「真是的﹐都這幺大了還這幺淘氣。你看﹐我這不就過來陪你了嗎﹖」我聽見女友小聲的
說道。

「茵姐﹐我真的好難過哦﹐你能不能幫幫我弄嘛﹐就好像以前般﹐你以前每天睡前一定會
幫我弄的。」女友的表弟好像在撒嬌般的說道。

弄﹖但是女友的表弟正在求女友在幫他弄什幺呢﹖我忍不住輕輕的把房門打開一條小縫﹐
偷偷的往裏邊看。只見女友的表弟穿著睡衣橫臥在床上﹐女友正睡在他的身則。我這一看又驚又
怒﹗好想把房門就這樣踢開來﹗但我沒這幺做。

因爲我看見他們雖然睡在一起﹐但是並沒有什幺過份的動作。是我自己多心了嗎﹖他們可
能真的是在談天而已。

「我以前是想幫你解除青春期的壓力﹐沒有別的意思的哦。現在你連女朋友都交了﹐你怎
幺還淘氣的要我幫你弄呢﹖你還是去喝杯冷水早點睡吧。」女友正瞇著眼對她表弟說道。說著女友
正要爬起身來﹐走下床去。

只見她表弟卻拉著女友的手不放。

「你今晚又想射精了嗎﹖」女友歎了口氣﹐對他表弟微笑道。

射…射精﹖﹗什幺﹗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女友表弟輕輕的點了點頭。

「真拗不過你﹐但你射完精後要答應我早點睡的哦﹐如果你不聽話﹐我以後都不給你射精
了。」女友輕描淡寫的說道。說著﹐女友就從新的躺到他表弟身邊。這次是則臥。因爲她表弟也正
則臥﹐這樣女友就變成面向他表弟的身後了。

只見女友毫不吝啬的把她那副好身材緊緊的靠在他表弟身後。雖然隔著一件睡衣﹐但我還
是看見她表弟滿足的神情。更令我震驚的事來了﹗女友的右手從她表弟的身體下穿過去把他的睡衣
下襬往上拉﹐左手卻環抱著他表弟的腰﹐輕輕的把她表弟的睡褲拉了下來。他表弟褲內沒穿任何東
西。一支大約六吋長的陽具露了出來。陽具早就凶巴巴的挺的老高﹐馬眼處還流出幾滴淫水。但沒
有我的粗。

女友的右手正一鬆一緊的握著那凶巴巴的陽具數分鍾﹐然後才開始輕輕的套弄起來。女友
就這樣輕輕的不斷套弄﹐她表弟的陽具就越挺越高﹐陽具的馬眼也不斷有淫水一滴一滴的流出來。
女友的表弟這時臉上的神情就像是到了天堂般的快樂﹐然後不斷的輕聲呻吟著。女友仿彿很欣賞她
表弟的呻吟聲﹐手也不斷的配合這她表弟的呻吟聲來決定套弄的深淺。女友的右手也不閑著﹐把她
表弟的睡褲越拉越下﹐直到把她表弟的睡褲脫下爲止。然後改爲撫摸她表弟的兩粒陰裹。

女友把嘴移到她表弟的耳邊說道﹕「這樣比較舒服﹐對嗎﹖」然後女友又把左腿移到她表
弟的兩腿之間把她表弟的左腿也勾著﹐然後儘量拉開。

我看這女友的左手不斷的爲她表弟的陽具套弄著打手槍﹐右手則環抱著她表弟的腰在愛撫
著陰裹。兩條粉腿卻把她表弟的腿打的開開的﹐這畫面真的很淫蕩。女有不知道是爲了助興還是真
的動了情﹐也開始發出呻吟聲了﹐這一來可樂死她表弟了﹐她表弟的屁股也跟著搖動﹐好讓女友的
手能更大幅度的套弄他的陽具。女友斜眼看著她的表弟﹐仿彿想作弄他般﹐女友呻吟越大聲﹐左手
套弄他陽具的幅度卻越小。只見她表弟死命的搖動他的屁股﹐想得到多些的快感﹐女友著好像不知
情般好像剛開始般慢慢的給他套弄著。

「茵姐…」她表弟要求道。

「什幺﹖」女友卻假裝不解的道。

「套快一點嘛。」她表弟邊搖動屁股邊道。

「套快點﹖這樣嗎﹖」說著女友的手又大幅度的套弄﹐幫表弟打起槍來了。

她表弟已經不能回答了﹐只不斷的用呻吟聲答道。但這時女友的手又慢了下來。女友把嘴
移到表弟的耳旁說道﹕「套那幺快幹嗎﹖想射精了嗎﹖」女友正一快一慢的套弄著。

「但我現在這樣握著你的陽具很舒服啊﹐如果待會你射精了﹐我就沒的握了嘛。」女友撒
嬌道。

「射完…就再射。」她表弟辛苦的答道。

「哦﹖我才不要﹐那我不就變成你的射精性玩具了嗎﹖我不依呢。」女友又撒嬌道。

「那你…想怎幺樣呢﹖嗚~」他表弟苦樂參半的問道。

「我要一次過把你精裹裏的所有精子﹐一次過都給射完出來﹐那你又很爽﹐我又不用一直
不停的幫你射精啊。」女友紅著臉的說道。

「但這樣多的精子會射到到處都是的﹐怎幺般呢﹖」女友猶豫的道。

「我知道有…有個地方能完全盛放…盛放我射的精子的。」她表弟又道。

「是什幺地方呢﹖」女友問道。

「你可以把你的睡…裙都脫掉﹐再把你的內褲脫下﹐然後…然後把兩條粉腿張開﹐用你的
手把陰唇再張的開開的。那樣我就可以把我的陽具…這支粗大的陽具﹐慢慢的插進去﹐順著你的陰
道﹐到你的子宮去。到我的龜頭碰到你的子宮頸時﹐我就可以把我全部的精子都噴射到你裏面去﹐
那時你可就爽死了。」她表弟淫賤的說道。

「再套深一點﹐啊~」她表弟要求道。

女友應了她表弟的要求把他的陽具大力的套弄幾下後答道﹕「你想的美﹐竟然想把精子射
到我子宮及陰道裏去﹐我的陰戶可不是用來裝你的精子用的。」女友不依被朝笑的道。

「那是用來裝誰的精子用的啊﹖」他表弟頑皮的問道。

女友邊兩淺一深的繼續替她表弟的陽具打著槍﹐邊臉紅紅的微笑答道﹕「裝誰的精子都可
以﹐誰想射多少就射多少﹐就是你這色鬼的精子不可以射在裏面。」

「我真的不可以射在裏面嗎﹖真的不可以﹖」她表弟無辜的問道。

「對﹐不可以射精在裏面就是不可以射精在裏面。」女友神氣的說道。

「太好了﹗那我就只可以在裏面和茵姐做愛﹐只是不能射精在裏面而已﹗謝謝表姐。」想
不到她表弟蠻有一手的就用話把我女友框著了。

「你這壞蛋小色鬼。」女友自己知道失言了﹐臉紅紅的輕聲罵道。但女友從來都不肯在小
輩面前食言的。

「茵姐答應了可不許不算數的哦。」她表弟笑嘻嘻的說道。

「我沒答應和你做愛﹐要做愛就去求你的小女友去。我以前只答應你在每個晚上把你多余
的精子都射出來而已﹐免得你在青春期間有壓力。」女友溫柔的說道。

「我知道茵姐對我最好了﹐以前每個晚上我都期待著茵姐幫我射精的一刻。但茵姐答應我
的從來都沒有不作數的﹐就像今晚一樣…」她表弟深情懷念的說道。

女友好像也被她表弟勾起了以前快樂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