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2发布:

交换配乱吟粗大农村7p催眠狂想曲—明星篇(1~5)

精彩内容:

一、

  「Baby流血了!」隨著這一聲呼喊,工作室內的人員立即亂成了一團,
蜂擁而上的,照料他們的老闆及女神—楊穎,又名Angelababy,以精
靈般動人的美貌及纖細的身材聞名中港,早已晉新中國最紅女星之一,幾年前已
婚,丈夫更是名動亞洲的億萬紅星黃曉明。

  「大家別大驚小怪,我衹是給紙割損了手指而已。」楊穎笑著說,然後捉狹
地舉起仍然冒著血的食指指頭,「看,衹是很小的事。」佻皮的舉動,美得宛如
精靈般的面龐,似個剛出矛蘆的畢業生,多于紅透中港兩地的巨星。老闆身邊無
小事,加上她爲人和善,深得員工愛戴,還是有不少人圍上來,遞紙巾、包紮傷
口、問候等,把她像個小公主般照顧得無微不至。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楊穎身上,沒有人留意到一個人影俏俏地從垃圾籮中,
拾起了沽滿楊穎血液的紙巾。

  「成功了!終于連血液也收集到了。」趙爽生怕給人看見他的舉動,立即把
拾來的東西收起,一個人走到了洗手間,才舉起胖胖的手,振臂一呼,給自己打
氣。「楊穎很快就是我的了。」

  趙爽是楊穎工作室最低級的事務員,平日總是做些跑腿、搬運的粗重工夫,
除了長得胖一點之外,無論才能相貌都沒有令人留下深刻印像的地方。沒有人知
道,趙爽加入工作室完全是爲了接近女神楊穎,亦沒有人知道,他整天也在意淫
著這位當紅的女星,而且擁有慾望成真的能力。因爲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得到了
名爲「上古淫術」傳承,能讓任何女子成爲自己的性奴。起初,他對術法的功效
衹是半信半疑,直到用了認識的女子做實驗成功,才知道箇中的無窮威力,令他
心癢癢的想用在一直心儀的楊穎身上,尤其是當中的「種慾術」,能令中術者聽
計從,控心迷神,邪異無比。衹是施用條件苛刻,需要收集對象的毛發、指甲、
唾液、皮膚碎屑,還有血液,別的東西他都己經用盡方法收集妥當,唯獨是血液
未能到手,今日的一次意外終令他集齊施術的所有條件。

  趙爽放工後急不及待回到家中,把收集到有關楊穎的東西,連同施術的材料
都包在一張黃色的符紙中,材料用上大半年的時間搜羅,當中不乏貴價、市面上
鮮見的物品,單是畫符用的硃砂就是特制,需混入處女的鮮血才可達至理想效果,
他也千方百計才弄得到手。他把材料及符紙收進了一個草人之中,上面寫上了楊
穎的名字及生辰八字,然後須每天施咒並滴上自已的指頭活血于其上,待七七四
十九天之後,咒術就基本上完成。

  很快就到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後…

  楊穎有點迷糊的坐在辦公室中發呆,漂亮的大眼睛失去往日的靈動活潑,流
露出疲累與茫然。楊穎也知道自己近來總是整個人迷迷茫茫似的,每當靜下來時,
總會聽到隱約似是有把聲音在呼喚自己,令她終日神不守捨,晚上更是睡不好,
這情況在丈夫黃曉明近日因事往外出差後更見嚴重。

  「Baby,是時候回家了。」助手的聲音把楊穎從沈思之中喚醒。「妳最
近沒啥事吧?怎麽總是提不起勁似的?」助手疑感地問。

  「哪有什麽事呢?」楊穎強顔歡笑,她可不想讓別人擔心。「可能是有點挂
唸海棉大哥吧!」

  助手沒好氣的白了楊穎一眼,道:「妳倆口子就是恩愛,真的是羨煞我們這
些旁人。」看楊穎還是一臉精神不振的樣子,助手不禁有點擔心。「要不今天我
就陪妳回家吧!」其實助手今天早就說好要準時回家的,衹是不放心楊穎一個人,
遂有此提議。楊穎雖是大感溫暖,但仍是溫言婉拒。

  「如果妳真的擔心的話,就讓趙爽送我回家吧!他家和我在同一方向,不會
太麻煩。」楊穎說完也是面上染上了绯紅,近來不知怎的,總是找方法和這胖子
多親近,沒事就在工作室蹓跶,看著胖子跑來跑去的身影,就會感到莫名的安心,
偶爾能說上兩叁句話就會樂上好半天,方才突然想到讓胖子送自己回家,這唸頭
一起就再抑制不了,沖口而出,立即羞澀起來。

  「楊穎呀、楊穎,妳到底在想什麽?妳可是有夫之婦來的…怎會對一個胖子,
還是自己的員工感興趣的。」楊穎提醒自己,卻沒有發覺想法出現問題,如果她
不是有夫之婦又會如何呢?助手沒有留意到楊穎的思潮起伏,立即找來趙爽,他
可是工作室最低級的員工,什麽工作也得做。

  當趙爽的胖臉出現,楊穎頓覺一陣心跳,身體發熱,彷彿眼前的是锺情的心
上人。她強忍著興奮的感覺,強裝從容的邁開長腿,跟著趙爽來到豪華七人車上。
藝人的車子都經過加工,車窗加深了顔色,還挂上了布幕,衹要一關上車門,就
與外隔絕,就連司機也不會知道後座的人在做什麽。車子緩緩的起動,車廂中就
衹剩下楊穎與邺爽二人獨處。楊穎不由得感到陣陣緊張和興奮,想找點話題,又
不知說什麽好,其其艾艾之間,反倒是趙爽先開口了。

  「穎姐…」趙爽是最低級的員工,年紀又輕,所以沒有像其他人般稱楊穎爲
「baby」。「我看妳最近總是很累似的,是不是工作太辛苦?」趙爽關懷的
慰問令楊穎嚐到絲絲的甜意,輕輕的笑著否認,衹說最近睡得不是太好。

  趙爽的胖臉上滿是關心與痛心:「這可不行,穎姐是我們的主心骨,萬一妳
病倒可就壞事了,得盡快解決這失眠的問題。」頓了頓又道:「我學過一陣子按
摩,有助舒緩精神壓力,會讓妳睡好一點。」楊穎聞言下意識地拒絕了。她雖然
對趙爽有親近之意,但畢竟是有夫之婦,自然不可與年輕男子這樣親近。

  聽得楊穎拒絕,趙爽胖臉下的細眼閃過一道僅微可察的精光,緩緩的沈聲道:
「穎姐妳別抗拒我的好意,乖乖的聽話,讓我好好的幫妳。」趙爽低沈的聲音似
有難以拒絕的力量,楊穎衹覺心頭一陣迷糊,就點頭答應下來,然後靜靜的看著
趙爽坐到了身旁。

  「放鬆點就可以了,我就衹是輕按妳兩邊的太陽穴。」趙爽凝望著楊穎如詩
畫一樣的漂亮面容,感到自己就要醉倒在美人兒的秋波之中。他深吸口氣,聞到
的是猶如少女般的清香,氣血開始向下湧。

  楊穎又是另一股感受。趙爽剛坐過來時,她自然地生出抗拒之意,身體微微
的縮過一旁,但當趙爽的聲音入耳,她就身不由己的按著指示放鬆身體。

  「是的,放鬆…放鬆…」趙爽在她耳邊低聲的呢喃著,邊說邊按上楊穎俏臉
的兩旁。充滿肉感的雙手在太陽穴上來回輕搓,也沒有用什麽高明的技巧,但楊
穎已覺身心舒泰,忍不住從鼻頭發出一下誘人的低吟,整個人舒服得軟癱在位子
上,俏面高高的昂起。

  「放鬆,什麽也別去想,把頭腦放空,聆聽我的聲音,跟隨我的聲音,讓身
心也徹底的放空…」趙爽的聲音蘊含著一股令楊穎抗拒不了的魔力,胖胖的手既
暖且軟,雖是衹輕輕的按著太陽穴的嬌膚,但觸感傳來的歡快感覺,讓楊穎衹想
永遠沈醉其中,更何況胖子身上還傳來陣陣雄性味道,聲音、觸感及氣味,構成
一張巨大的羅網將她溫柔地俘虜了。

  「我的手在妳太陽穴上來來回回的打圈、打著圈…」趙爽細看著楊穎精繳得
有如洋娃娃般的臉龐,強忍著吻上她豐潤的紅唇,還有晶瑩如玉的耳珠的沖動,
耐心地誘導著大明星的心靈。「妳會感到那些圈圈隨著我的動作、我的聲音進入
妳的腦海,然後妳的意識亦隨著它們慢慢的、緩緩的旋轉,妳幻想著坐在一個轉
盤之上,每轉一圈,身心就會再放鬆一點,之前的疲累將一數而空,這正是妳最
想要的感覺,因此妳會放任自己繼續逐轉,直到整個腦海完全放空,直到妳心中
衹存在我的聲音,直到妳絕對服從我的指示。」趙爽觀察著楊穎的表情,發覺她
已徹底受到控制,才放開了雙手。

  趙爽先敲了敲窗告訴司機楊穎睡著了,著他放慢速度,好讓自己有足夠的時
間在美人兒身上做功夫,然後開始發問:「楊穎,妳聽到我的聲音嗎?」

  「聽到。」楊穎的回答有點慢,但非常清楚肯定。

  「就衹是聽得到我的聲音嗎?」「是,就衹有妳的聲音。」

  「妳知道我是誰嗎?」「知道,妳是趙爽。」

  「妳知道妳身邊就衹有我嗎?」「知道。」

  「覺得怎麽樣?開心嗎?」「開心。」

  「爲什麽開心?」「因爲我喜歡和妳在一起。」

  「爲什麽喜歡和我在一起?」這問題楊穎卻不懂得怎樣回答,她衹知道想和
趙爽獨處,原因卻是怎也說不上來。

  「因爲妳被趙爽吸引,所以想和他獨處,好接近他。」

  「是,因爲我被趙爽吸引,所以想和他獨處,好接近他。」

  「妳喜歡聽到他的聲音嗎?」「喜歡。」

  「妳喜歡他碰觸妳嗎?」「喜歡。」

  「妳聽到他的聲音、聞到他的氣味時、被他碰觸到時,感到開心和興奮嗎?」

  楊穎當然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來,這裏就衹有妳和我,誠實地說出妳的感
覺。」趙爽繼續誘導。

  「看到他、聽到他的聲音都感到很興奮,尤其是…」縱是被控制,縱是心靈
已經開放,但楊穎還是難以啓齒,但在趙爽溫柔而有力地的鼓勵終于說了出口。

  「尤其是被他碰到我時,我會全身都發軟,好想他繼續下去…」

  「繼續做什麽?」趙爽追問。

  「繼續…」楊穎抗拒著,但在趙爽催促下坦白。「繼續撫摸我,撫摸我全身,
擁抱我,擁有我…」神智被控,脫去了平日的壓抑,令楊穎親口說出了心底的幻
想。這正是「種慾術」的強大,施術者會對被植入「慾種」者産生巨大的性吸引
力,令後者不由自主的投入懷抱。楊穎說時嬌軀微震,長腿略弓,面色泛紅,彷
彿單是說出口已經令她興奮莫名。

  「妳看見趙爽就想投入他的懷抱,想他肆意的侵犯妳,是嗎?」

  「是…」楊穎抖顫著回答。「但是我不能讓他這樣做…」

  「爲什麽?」

  「因爲我已經有丈夫了,我愛我的丈夫…」說到丈夫,楊穎本已變得激動的
臉竟然出現了平靜與柔情,令趙爽嫉忌不已。

  「妳愛的不是丈夫,妳愛的是趙爽。」趙爽直接下達命令,想不到楊穎卻拒
絕接受。

  「不…我…愛的是丈夫黃曉明…我愛他,不愛別人…」楊穎嬌容扭曲,明顯
是因爲抗衡著趙爽的控制是感到痛苦,但還是勉強地抗拒。趙爽生怕她因此而擺
脫控制,立即施術安撫,誘導她回複平靜。

  「妳愛的是丈夫,但妳身體卻渴望著和趙爽接觸。」「是。」

  「他一碰到妳,就會令妳感到非常興奮和舒服。」「是。」

  「妳更渴望他的進一步侵犯,因爲妳知道那樣會令妳更興奮、更舒服!」趙
爽加重語氣,將這唸頭深深的植入了楊穎的意識之中。

  「妳明知這樣想是不應該的,但又深深的被趙爽吸引著、渴望著…妳感到內
疚,好像背叛了丈夫,深深的罪疚感卻又加劇了妳的渴望與興奮。妳愈是渴望,
就愈是內疚;愈是內疚,就愈難壓抑渴望和興奮的感覺。」充滿性暗示的指令讓
楊穎愈來愈興奮,玉容泛起紅霞,額角滲出細汗,嬌挺的胸部輕輕撐起,似是渴
求著什麽。

  趙爽知道需要適當地推這位大明星一把。「睜開妳的眼睛,但妳的心靈仍會
停留于現在的狀態,妳仍然衹會聽到我的聲音,衹會看到我要妳看的東西。」

  楊穎張開美目,眼內滿足迷濛,在她眼前的是一衹高舉的「肉」手。「這是
趙爽的手,這衹手可令妳很爽、很興奮,這衹手碰觸的地方就是妳身體最敏感的
地方。妳想被這衹手觸碰嗎?」

  「想…很想…但我不能…」楊穎繼續在矛盾中痛苦掙紮。

  「妳當然不能,因爲妳知道趙爽能帶給妳最大的快樂,令妳難以忘懷的快樂,
衹要他一碰到妳,那怕衹是輕觸一下,妳都永遠無法忘記那種快感,沈溺其中,
不能自拔,然後渴望更多更直接更大膽的接觸。妳不能,因爲妳害怕,妳知道會
沈迷。」

  「我知道…我沈迷…快感…不能自拔…」楊穎喃喃地重覆著。

  「但是現在妳正身處夢中,夢中衹有我和妳兩個人,我是妳最親密、最信任
的人,在我面前妳不用隱藏。夢境正是妳慾望的反映,不是真實的,所以妳不什
麽也不用害怕,盡管釋放自己的感覺…」趙爽邊說,邊把手緩緩伸向了楊穎的身
上,看她再不抗抛,就輕輕以食指在香肩玉臂上來回輕掃了幾下。今天沒有拍攝
工作,楊穎的穿著頗爲隨便,上身是無袖露肩襯衣,下身是黑色直長褲,合身的
剪裁將其纖巧修長骨感的身材表露無遺。

  趙爽簡單輕柔的動作,卻令楊穎激動起來,身體不住的扭動,嬌吟喘息,猶
如最淫蕩的娼婦,而非平日清麗大方的玉女明星。

  「舒服嗎?爽嗎?」「很爽、很舒服…」

  「如果是這樣呢?」趙爽把指頭輕輕的上移,滑過絲綢般的香肩,然後上下
輕撫修長如天鵝的玉頸,還撓弄了發鬓,指頭的深入令楊穎的反應愈來愈大,呻
吟不絕,幸好車廂隔音能力極佳,否則定會給司機發現。

  趙爽捉狹地先在楊穎頸端停留一了會,才摸上了圓潤如寶玉般的耳珠,細繳
地在上面打圈。

  「唔…啊…呀…好爽…用力一點…丫…受不了…那裏太敏感,別插進去!」
最後一句是因爲趙爽把小指伸進了耳孔內輕摳。

  美人兒的話當然要聽,趙爽乖乖地縮手,五指箕張的放到楊穎面前。「看!
這衹手可以帶給妳無窮的快樂…」然後把手慢慢的移到她的胸前,手指微曲,凝
在半空。「幻想一下,如果這衹手放到妳的胸部上會如何?妳的胸部很敏感吧?
乳頭是不是已經變得很硬、很癢呢?抓下去妳一定好舒服、好興奮…」趙爽不斷
的說著,卻沒有動作。楊穎嘗試主動的迎上去,這胖小子卻巧妙地避開。

  「給我…求妳!」楊穎帶著哭腔求饒。

  「衹要這衹手一抓下去,妳就會沈迷、忘記不了擺脫不了那種比快感,從此
成爲俘虜,妳真的想要嗎?」

  「我想…我要!」楊穎哀求著,然後看到面珂笑容的趙爽把手按上了玉女峰。

  「啊!」楊穎發出激昂的嬌咒,修長的玉腿夾緊,彷彿單是這樣已經感受到
劇烈的高潮。在她的呻咒聲中,趙爽放肆地享受著把玩大明星玉乳的快感。她的
乳房不大,頂多衹有B罩杯,衹手可握,但嬌挺柔軟,觸感及形狀非常良好,就
是隔著衣服也可以感到尖尖的乳頭愈變愈大,硬如小石。趙爽盡施淫術傳承的挑
情手法,雙手齊出,右手食中兩指夾著乳頭,時而以中指抖弄;左手輕握鴿乳,
搓弄擠壓捏掃,高明的技巧令楊穎受用不己,完全迷失其中,任由擺布。

  美人情動的癡態,真是佛也心動,何況等待此刻已久的趙爽?他再顧不得什
麽誘導控制,整個人壓將上楊穎的嬌軀,低頭吻上了玉人尤其豐潤誘人的櫻唇,
唇舌交纏,楊穎也放開身心,激烈的回應著。

  直到二人也開始透不過氣,才捨得分開。趙爽低頭凝視著美人兒迷茫中帶點
激動的臉,感受著身下動人的玉體,恨不得把她即場正法,但又知時間不足夠,
惟有歎口氣,輕輕的按上了楊穎兩邊的太陽穴。

  「放鬆、放鬆…」趙爽再一次把她帶進半夢半醒的狀態。「衹要我打叁下響
指,妳就會醒過來。妳不會記得在這段車程中發生的任何事,衹會記得我的按摩
令妳非常舒服,睡了個飽。但妳的身體已經記著了、著迷于我給妳的所有快感,
妳渴望著一次再一次的深入接觸、渴求著我的侵犯。但妳因爲已婚的關係,不得
不壓抑著真正的感覺,這是妳失眠的真正原因。衹要妳一日壓抑著對我的感覺,
妳就會非常難入睡,而且愈是壓抑,渴望愈強烈,爆發時也愈激烈。

  「每到晚上獨處時,妳的壓抑就會減至最低,妳的身體會變得非常饑渴,會
不由自主幻想著我來自慰。由于妳是人妻,不能嫁給我,妳會幻想我是妳的主人,
不斷的奴役、侵犯著妳、玩弄妳的身體。這種幻想會令妳更興奮,也令妳充滿羞
恥的感覺,但妳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妳渴望著被我控制,然後在羞恥感中達到前
所未有的高潮。衹有這樣妳才能入睡,然後在夢中一次又一次的被我姦淫著…直
到妳徹底向我臣服投降爲止。」

  「臣服、投降…渴望主人奴役…」

  「我是小女奴,我的baby,妳快到家了,是時候把妳弄醒。」隨著叁下
響指的聲音,楊穎醒了過來,美目迷茫地環顧四周。

  「睡得可好?」趙爽這時已經坐過一旁。

  「我睡著了?」楊穎感到難以置信,畢竟她失眠有好幾天了。「看來妳的按
摩真的有效。」

  「是妳太累了。」趙爽回複了小心謹慎小職員的樣子。「不過如果有需要,
我可以再給妳按按。」趙爽的提議令楊穎一陣心跳,卻嫩著臉拒絕。就在這時,
車子緩緩停下,車門打開,正是楊穎與黃晚明的豪宅。

  「到了,我要下車,今天謝謝妳。待會請司機送妳回家。」楊穎邁開長腿要
離開時,卻感到下體有點怪怪的,方發覺兩腿之間濕了一大遍。正尴尬間,趙爽
已伸手想扶她下車。兩手一碰猶如觸電,從掌心處傳來的陣陣熱力,令她嬌軀酸
軟,幾乎倒入趙爽懷中,她銀牙一咬,像是逃也似的急著離開。趙爽看著美人大
明星離去的俏影,把手放到鼻旁嗅著沾到的余香,回憶玩弄她身體時的觸感,知
道很快就可以得逞獸慾。

交换配乱吟粗大农村7p